<%Response.Status="404 Moved Permanently"%>
热线电话
媒体报道

叔嫂乱伦悲剧,再现《烈火情人》

发布时间:2014-10-03

   一场乱伦的婚外激情,最终以血的代价结束,毁灭的不仅是两个人的人生,还有两家的家庭乱伦、死亡现场、女主角冷静的离开……

20138月,付某与其丈夫的堂弟熊某发生了感情,二人多次发生性关系。20141月底,熊某想结束这段私情,付某不同意。

2014222日,付某的丈夫离开深圳回江西老家,付某约熊某来她住处,趁机试探熊某是否玩弄自己的感情。当日20时许,熊某来到付某出租房内,二人发生性关系。

2220分许,熊某不顾付某的要求,执意要离开回家,付某感到熊某玩弄了其感情,心生愤恨,于是借口要送熊某回家,将事先准备好的水果刀藏在身上准备伺机报复。

当二人走到腾龙路旁边一四周长满杂草的荒地时,付某要求熊某拥抱她,试图挽回感情但熊某还是执意要分开回家两人发生了争吵当熊某转身离开,付某掏出藏在身上的水果刀猛刺了一刀熊某的背部。熊某受伤后转身夺刀,双方争执打斗在一起,付某随手拿起身边的石头往熊某头上猛砸几下,熊某伤重之后无法反抗,付某又坐在熊某的身上,双手搬起一块较大石头,多次砸向被害人脸部,直至被害人熊某死亡。

之后付某把熊某的手机拿走,于次日凌晨115分许离开现场回到了住处。当日18时许,付某在深圳市龙华新区民治街道腾龙路龙塘村大门口被抓获归案。

检察机关认为,付某使用暴力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在庭审现场,付某表示认罪,当被其辩护律师问杀害熊某的动机时,付某一边哭泣一遍重复说我不是故意的。付某在庭上辩称,案发当晚随身带了水果刀,是因为熊某喜欢这把刀子,想将水果刀送给他。付某的辩护律师为其做轻罪辩护,该律师称,付某与熊某发生有伤风化的感情,两人都有过错案发时付某没有蓄意杀害熊某,而是在挽留熊某失败两人发生争执时因情绪激动而刺了一刀,后又因害怕熊某反击才用随手捡起的石头击打其头部。

此案还在审理之中。

主任心理咨询师李嵘老师点评:

乱伦对于很多人来说,是心中的一个禁忌。面对乱伦行为,大多数人会感到羞耻、罪恶,难以接受,也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对于有些人而言,乱伦是很容易发生的事情。乱伦行为的出现,不一定是自身婚姻出现问题,更多人格不完善,心中有一些情结的固着,在潜意识的引导下陷入了乱伦关系

该事件中的付某对于与丈夫的堂弟发生乱伦关系丝毫没有常人所有的羞耻感、内疚感和罪恶感,反而觉得这是真的爱情,是真情。当对方提出结束这段不伦之的时候紧追不舍、难以离开,完全没有考虑到这种不伦之情是不会有好的结果的。

她在杀死对方后,没有立即逃离现场,而是拿走对方的手机,回到家中,没有自首、没有逃跑、没有任何畏罪的行为,若无其事,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一样她是知道也记得自己做了什么,但是她的情感反应、行为反应却跟当时的情境不相符,表现出一种情感解离的状态

付某的行为表现与美国电影《烈火情人》里的女主人公安娜如出一辙。安娜在与男友马丁恋爱两个月后,认识了马丁的父亲史蒂夫。安娜一见史蒂夫就知道这个男人是自己需要的那个人,此后两人多次发生性关系。安娜一面跟马丁幸福的恋爱着,一面跟他的父亲激情似火。终于,在婚礼前夕安娜和史蒂夫的一次幽会时,被马丁亲眼撞见,震惊和痛苦使马丁不慎跌下楼梯当场摔死赤身裸体的史蒂夫匆忙下楼抱着死去的儿子,痛苦不堪,愧疚不已,而安娜此时却不慌不忙穿戴整齐,优雅下楼,冷漠看了一眼楼下围观的人和警察,安静离开了,好像所发生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付某的反应跟安娜的反应非常类似,也是处于一种情感解离的状态,当时的情绪跟正在发生的事情难以协调一致情感解离现象常常出现在那些有创伤体验的人身上。安娜在青春期自己的亲哥哥有乱伦关系,在一次拒绝哥哥的性要求后哥哥自杀这段创伤经历一直影响着安娜后的人生她不断的想去修复,但这种潜意识行为导致她经常陷入乱伦的关系中,不止一次的重复这样的悲剧

另外,从付某对乱伦关系的态度和杀人事件的反应,可以看出她的现实检验能力也极其低,这也反映出她人格中的一些缺陷。在跟堂小叔的关系里只看到了自己的需要,难以考虑对方、家人等其他人的感受,不知道乱伦关系会造成怎样的影响;在杀死对方后,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犯了罪,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件多么严重的事情,会对自己、对方和其他人造成怎样的影响。

此外,在面对堂小叔提出的分手要求后,她为什么会采取过激的行为?其实她的行为正反映出她内心非常害怕被抛弃,试图通过各种办法(哪怕是毁灭对方的极端行为)去改变被对方抛弃的结局。相信在对方第一次提出分手的时候,她就已经采取过各种行动来避免被抛弃了,可能是直接的拒绝分手,可能是性诱惑,可能是温柔的讨好、示弱……然而,这些行为并没有奏效。当对方坚决要求离开的时候,她内心的恐惧已经到达极点,而她偷偷拿上水果刀不是为了威胁对方而是想留住对方,“要么留下来,要么死!”这种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极端分裂的念头也许在她脑海里只是一闪而过,但已足以促使她捅人和砸人的行为发生了。

这种分裂的想法也反映出她没有得到整合的部分人格,这种体验类似婴儿在客体关系中所经历的一种分裂——“好妈妈,坏妈妈”。三岁之前的孩子对妈妈的客体印象还没有整合完全,而是部分客体,在婴儿的内心,你给我奶吃、及时地满足我的需要,就是好妈妈;你不给我奶吃、不及时满足我的需要,就是坏妈妈!随着孩子的长大,这种部分客体印象会不断整合,慢慢发展为整体客体印象。即知道妈妈有好的,也有不好的一面,“好妈妈”和“坏妈妈”都是妈妈的一部分。但是,如果“坏妈妈”的体验尤其令人沮丧,或这些体验多次反复出现时,异常分裂就会发生,难以发展到整体客体关系阶段。付某对待堂小叔的这种情感模式就是“你跟我在一起,你就是好的;你离开我、不满足我,你就是坏的”,由此可以看出她的早期母婴关系是非常糟糕的。

    当然,由于提供的资料非常有限,无法了解付某的成长经历和原生家庭的情况,而且整个报道都出自第三人转述,并不是当事人亲口诉说,可能会存在一些误差而影响对当事人的判断。

听说吧温馨提醒,如您遇到婚姻感情等困境时,请及时与广州婚姻心理咨询 m.020xlx.com联系,您的困扰有我们的专业帮助!

当您或孩子出现情绪、学习、行为、人际等心理问题,或你们的亲子关系出现问题时,请及时与广州儿童青少年心理咨询wap.020xlx.com联系,切勿延误而失去了最佳的治疗时机!

热线:020-34385911、34371477, QQ937326707、1594831633,微信:13316087099